居民议事协商能力逐步提升

2020-06-23 19:51

据广州市民政局介绍,在下围村、五羊社区等城乡社区经验基础上,广州市进一步规范村居议事平台建设。今年7月,当地制定出台了《建立农村居民理事会工作指引》和《建立城市社区议事会工作指引》,以推进基层民主协商议事平台建设,拓宽城乡居民民主参与基层治理的渠道,不断提高城乡基层治理水平。

过去20年,广州市增城区下围村曾一度是派系对立、上访不断的“问题村”。2013年来,下围村改选村两委、公开村财务、建立民主议事制度,使历史遗留问题逐一解决、村集体经济收入翻番,并成为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,是广州市探索基层治理创新路径的一个缩影。

“如果在过去,花几千万元补偿款可能也收不回这块地,还会有人去上访。”下围村村委会主任郭庆东说,“但这一次因为是民主议事的决议,大家都自觉遵守,村委会除了出钱拆除部分违建,没有给任何补偿,这在过去是不可思议的。”

在下围村村委会,公告栏里整齐贴着出纳日记账、民主理财监督、征地补偿、合作医疗及承包(租赁)情况等各种公开事项,旁边的二维码扫一扫,村民就可通过微信公共号和微信群参与议事。村委会4楼的议事厅,代表席、旁听席、监督席、发言席区划分明,按照明文规定的议事程序,村民代表对村中大小事务进行“一事一议”,协商表决。

从2014年3月到2015年9月,下围村共召开21次村民代表大会,对43个议题进行了讨论决策,通过事项42项、否决1项,涉及集体财产处置、分红、基础设施改造等事项,决策落实执行无一受到村民阻挠和质疑。“下围村过去矛盾的症结是村干部权力太大,村委会工作不透明,村民不信任。”郭庆东说,“现在我们通过规范的议事制度,真正实现村民自治。”

东山街五羊社区位于广州市中心,与下围村不同,这里的社区事务不涉及集体财产、分红等事宜,更多的是关于邻里纠纷、物业管理、环境整治、业主委员会成立等事务。但与下围村类似的是,五羊社区根据其自身特性,建立了居民楼、大院、社区三层次的分层议事制度,推动实现了居民的自我管理和自我服务。

据民政部门统计,截至目前,广州市基层社区共建立实体或网络议事平台1844个,议事8048次,参与居民超过23万人次,社区自我协商解决宠物管理、停车难等热点问题3522个,实现旧楼加装电梯210多部;新增楼(组)长3594人,社区社会组织4498个,积极参与社区事务,居民议事协商能力逐步提升。

东山街党工委书记官振坤告诉记者,建立分层议事制度以来,五羊社区对56个大项的议题进行了协商,其中42项已落实解决,3项被否决,11项仍在跟进处理。通过议事制度,社区还得以广泛听取群众意见,将其需求策划为“四点半学堂”“百叟宴”“长者慈善饭堂”“能人工作室”等17个项目,通过“问需于民、问计于民、问效于民”,使居民感受到了议事带来的成就感。

“一方面,居民积极发声参与社区事务,让他们更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是社区的主人,增强了他们的成就感与满足感。”官振坤说,“另一方面,以往一些分歧较大的议题通过协商得到了顺利解决,也让街道干部进一步认识到完善居民议事制度的重要性。”

走进下围村,占地300多亩的清水湖公园水面波光粼粼、沿岸绿树成荫,一年多以前,这里还被违章建筑所环绕,村民自建的五金厂、漂染厂、养猪场侵占湖面、污染环境。2014年10月,这块地被村里无偿收回,200多户村民自行完成了青苗清理和违建自拆。